阅读历史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破坏阵眼(1 / 1)

加入书签

古钧日日哀嚎,夜夜痛吼,这般非人的折磨与痛苦让所有人心中不忍,为之动容。

“这小子年纪虽轻,却心性如此强韧,当真难得一见的人材,他日成长起来,前途无可限量啊!”翼莽话说的夸赞,可是语气却充满担忧,它从来不觉得古钧等人是它的朋友,因为它们之间有利益冲突,而这个冲突在它看来是出了阵之后一定会爆发的,只不过大家在出阵之前要共同敌对剑宗宗徒所以暂时相安无事罢了。

“这样的人若能收为己用,想来师父会很高兴。”南宫子颖嘴角轻轻勾起,画出美丽的弧度,使得整张脸都温柔祥和,让人看了心里甜美。

“可若不能收为己用呢?”翼莽冷哼道,“心性如此坚强,又有自己的祭奴,做惯了祭主的他怎么可能屈居人下?若任由他如此成长下去,将来必是主**患,应该尽早除之!”

南宫子颖沉默不语,她不会告诉翼莽她的梦里总有古钧出现,单单是这个梦,她就不可能杀掉他。

“他竟然从洞里走出来了?!”正说着话,古钧已经大踏步地走出山洞,脸上看不到一丝倦容,让翼莽很是心惊,明明刚刚还在痛苦嘶吼,为何现在会红光满面的走出山洞?难道他真的直接跨入玄天境成为玄师了?!怎么可能?!这才过去三个月而已!

南宫子颖满脸笑意,似乎忘了刚刚与翼莽的谈话,快乐地奔到古钧的面前,关怀地问道:“你成功了?!真的跨境晋升了?你现在是玄师了?可以飞了吗?”

“为了不让你的青春年华虚度在这荒山野岭,我也得成功啊!”古钧邪笑着,嘴唇凑到南宫子颖的耳边轻声说道。“怎么样?够快吧?有没有被吓到?现在可以出阵了,但却到了你求我带你出去的时候了,你是要‘投靠’我呢?还是‘追随我’呢?赤炎令令主?”

南宫子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先是娇羞而后恼怒。让翼莽看了很是担心。让白虎见了很是好奇,墨蛙则愤愤地哇哇叫道:“你俩注意点影响!主子你可不能忘了小月月啊!”

这话一出口。白虎一皱眉,天诛黑蚓见了,尾巴使劲地抽了墨蛙一下,让它立刻闭嘴!

“我的美食。你居然敢把你的尾巴往我的嘴巴上抽,小心我直接咬掉你一截,让你再短上几米!反正你断开几截也死不了!”墨蛙愤愤不平,自从天诛黑蚓成为古钧的祭奴,就不甘心当它的美食了,反倒在白虎的带领下总欺负它!真是反了它了!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物种!

“根据四个剑宗玄师所言,这空乏阵有两处阵眼。一处是这山洞,一处就是咱们喝的那处泉眼。想要破除空乏阵,必然是从这两处阵眼下手。”古钧召集所有人坐在一起开始研究怎么出去,“我仔细想过了。巨型生物是出不去这空乏阵的,这一点必然与那处泉眼有关。我等已然成为巨型生物,想要走出空乏阵有两条路,要么恢复身形,要么破坏阵眼。”

此言一出,白虎和墨蛙立刻欢呼起来!对于兽类来说,体形巨大无疑会使得它们在同类中更有威慑力,在战斗中更具主导地位。

可是南宫子颖是个女子,女子爱美,哪能容忍自己体形如此巨大?那到尘世间该当如何生活?岂不是要被人当作怪物唯恐避之不及?所以她根本不想破坏泉眼,只想还原身形,安安稳稳地离开这里。

而翼莽是木属性的玄兽,对于变大身形并没有特别喜好,因为它的战力不在肉身的力量,更多的是在林木之中催动植物来为它防御攻击,身形太大不方便它在林木中隐藏偷袭。

天诛黑蚓跟翼莽的想法差不多,它自身攻击力并不强,只能靠臭气来熏到敌人,这样的攻击方式需要出其不意,也需要隐蔽,所以它更倾向于小点的身形。

意见出现分歧,早在古钧意料之中,他微笑道:“既然空乏阵的阵眼有两个,一个是泉眼用来变大阵内生物的身形,让巨型生物成为阵里的攻击力量且不能离开空乏阵,而另一个就是这处山洞,难道大家不好奇这处山洞作为阵眼有什么作用吗?”

众人恍然,都不禁想到了空乏阵最让高手头痛不已之处——“难道山洞就是禁用真元的禁忌所在?!”

大家几乎是同时说出这个答案,听得古钧满脸笑容,好似在显摆“我早知道了!”

南宫子颖深深地望了古钧一眼,她没想到古钧不但心性坚韧,而且还极为聪明,确实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也是很难除掉的对手。

“破坏阵眼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看咱们还是恢复身形走出这里为妙,免得多生枝节,引火**。”翼莽沙哑的声音破坏了和谐的气氛,立刻使分歧明显化。

“你主子还没发话,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没点规矩!”墨蛙哇哇地叫着,舌头就在嘴里蓄势待发,只要翼莽稍有异动,它就伸出舌头与它开战!

“哼!想靠变大身形来增强实力,真是脑残的野蛮动物!”翼莽嘶嘶地吐着信子讥讽道。

“哼!你就算再聪明也不是人!少在这装腔作势!”白虎抖了抖虎须吼道,“也不看清楚形势,想出去这空乏阵少得了我们吗?跟你们商量是给你们面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你信不信我们自己出去,留下你们主仆两个在这做一辈子野人巨兽!”

“嘶嘶~!”翼莽气的指挥叫唤不会说人话了,它望着南宫子颖,等待她的指示,谁知南宫子颖无奈地摇摇头,让它不要多事。

“既然大家都觉得以破坏阵眼的方式来离开空乏阵,那就动手吧!”古钧开始布置任务,“六条,用你的兽火烧干那处泉眼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包在我身上。”白虎拍拍爪子去烧干泉眼去了。

“翼莽,泉眼渗透到地下的暗河,你催动林木的根部去吸收干净,再蒸发出去没问题吧?”

“它可以的。”南宫子颖替翼莽回答道。

“小黑,你去山洞下面给我钻出个洞来,要够大,但不能破坏阵法,一切等下去看过再说。有问题吗?”

“唧唧~!”天诛黑蚓点头,然后试着学人话道,“没、没、没……”

“墨蛙你去打猎,令主你去做饭。你俩有问题吗?”古钧笑眯眯地问道,望着南宫子颖的眼神尽是玩味,似乎在等着看她的郁闷的神情,又似在等她来“投靠”他,可是把南宫子颖气的不轻,却也无奈,只得忍让。

“好了!各司其职吧!”古钧招呼一声,便往山洞里走去,所有人看着他的背影都在好奇他到底给自己安排了怎样的活,还是说所有的活都叫他们给干了,而他仍旧练功?

就算古钧什么都不干,他们又能拿他怎么样呢?这些人与兽,不是他的祭奴就是要仰仗他走出空乏阵,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违拗他,得罪他。

一切都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而古钧却在山洞中睡大觉,其他什么都不做,既不练功,也不干活。

就这样一直睡到吃饭,吃完饭抹抹嘴又回山洞继续睡觉,看得众人心里那个羡慕嫉妒恨啊!因为他们都忙的不可开交,累的浑身没劲,看着古钧这么悠哉清闲,心里自然是不痛快的。

但其实古钧根本就没在睡觉,他平躺在山洞之中,用身体内的灵觉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地感受着天诛黑蚓在地下挖洞的情况,不敢有丝毫放松,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有可能会让整个空乏阵都发生异变,那样想出去就难了,搞不好还会死在这里。

其实古钧完全可以不必这样冒险,只要他为每一个人开刀取出体内的“肉瘤”,那么所有人的体形就都会恢复正常,可是一方面白虎和墨蛙需要更大的身形来增强实力,一方面他总觉得山洞下面这处阵眼之中应该蕴藏着不少能量,这些能量应该都是进入空乏阵后妄动真元的人被迫留下的能量。

古钧需要这些能量。虽然这些能量驳杂不堪,可是贵在量多,可以给他来一次“能量沐浴”,好好让他洗筋伐髓,把体内的三种真元涤荡一番,把连日来因为融合三种真元所造成的身体伤害全都在这“能量沐浴”之中康复。

这种方法也是他在青周国皇宫太学院里的典藏楼里看到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行不行得通,但是他现在身体真的已经是千疮百孔,若非有千机血甲护持着五内,他早就支撑不下去了。眼下,虽然他能够同时调用云剑诀、天光诀、玄重诀三种功法的真元,使彼此独立,互不干扰,从而发动攻击,并且能把云剑诀和玄重诀的真元彼此相互融合,用以维持御剑飞行,可是他能飞行的时间真的不长,速度也不快,想要在出阵之后躲避剑宗的追杀,还远远不够。

所以,他急需修复身体,然后加紧修炼,再度融合云剑诀和玄重诀,从而提升实力,让自己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玄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