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102章(1 / 1)

加入书签

第2102章

铮翎将键盘夺过去,娇羞道:“男儿跪天跪地跪父母,你给媳妇跪,也不怕被人笑话。”

战寒爵不羁笑道:“只要你高兴,别人爱笑就笑去吧。”

铮翎心里感动,战寒爵任何时候都为她考虑。因心里感动,便将他抱得更紧。她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目光里蕴含着千般不舍。

“爵哥哥,你什么时候走?”

“你给我定。”战寒爵柔声道。

铮翎道:“我不定。”

战寒爵眉眼染笑:“舍不得我走?”

“嗯。”

战寒爵怜惜的抱着她:“我一定会早去早回的。”

铮翎这才下了狠心,道:“那......你便早些走。好早点回家。”

战寒爵道:“那我后天启程,好不好?”

“哦。”铮翎不舍的点头。

为了解决余家四分五裂的局面,战寒爵给余承乾拨打了电话。

余承乾接起电话时,就阴阳怪气的说了句:“战爷,我现在已经不是余家的人了。你找我如果是为了帮姓余的求情,那我就不客气了,拜拜。”

“先生怎么称呼?”战寒爵也是能屈能伸的人。见余承乾不愿意回归余家,便主动与他断绝表兄弟关系。

余承乾迟疑了一瞬。

他既然脱离了余家,就不能再姓余了。所幸改成姓白。

“我姓白。”

战寒爵勾唇:“小白?”

余承乾怒道:“你是故意的吧。这名字难听死了,以后叫我白爷?”

战寒爵道:“你智障吗?你比我小,你在战爷面前称爷,合适吗?”

余承乾刚脱离余家,压根就没有想好后自己的名字。被战寒爵调侃后,余承乾便破罐子破摔道:“废话少说,找我做什么?”

“后天,我去神域。你去吗?”

余承乾心情抑郁,这时候迫切的想要出去散散心。便毫不犹豫道:“去啊。”

“此行非常危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可是九死一生。你离开前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吧。”

“没事可做。”余承乾道。

“余笙养你一场,你不跟他们道别?”

“我跟他没有关系了。”

“余承乾,他把你扶养长大,法律上你有赡养他的义务。”战寒爵提醒道。

余承乾便沉默了。

战寒爵又提醒他:“还有你的儿子,你不去见他一面?也许这是你们父子的最后一面?”

余承乾终于意识到战寒爵这通电话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他忽然变得懊丧起来,情绪低落,意志也消沉。

战寒爵道:“我不管是非,我管人情。这个世上,谁对我掏心掏肺,我便掏心掏肺的对他。”

余承乾苦笑道:“你是做余家的说客来了。”

战寒爵道:“我可听说了,你妈妈在你很小的时候就赌气进了祠堂。是你爸和爷爷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从前你没做父母,你定然体会不到父母养育孩子的艰辛。可是现在你带了晨晨,应该知道你爸和你爷爷对你付出多少的心血。难道你真的要舍弃这份亲情?”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